2017-11-25 Saturday
纪宝成:大学应成为文化融合的催化剂
作者:纪宝成    发表时间:2013-05-30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大学作为培养人才、创新知识、传承文化、服务社会的机构,如何更好地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和机遇,进一步发挥自身的文化交流、交融功能呢?笔者认为,大学不仅应该成为文化交融的催化剂,还应当是黏合剂、洗涤剂。

    大学应成为文化自觉的倡导者。所谓文化自觉,费孝通先生认为,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发展的趋向。大学应该成为文化自觉的倡导者,系统研究、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应该更加重视古典教育,鼓励学生读经典、读原典,能够与先贤往圣进行心灵的对话和沟通,关注文化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推动传统文化的现代化,使之焕发新的光彩。

大学应成为文化多样性的推动者。大学之谓,就有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含义,代表着知识的普遍性和差异性。在全球化时代,大学不仅要传承本民族的文化,也应该成为世界文化多样性的推动者。大学应该对世界上多样性的文化、语言,不同文化的思想和经典著作开展尽可能多的教学和研究,通过通识教育、专业教育、学术研究以及国际文化交流,培养能够尊重不同文化和价值、促进跨文化交流的世界公民,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和尊重、沟通与对话。

    大学应成为文化创新的实践者。人文社会科学既是知识体系,很大程度上也是价值体系,它是民族文化中最精致、最核心的部分,担负着启蒙思想、传承文明、教化育人、咨政议政、丰富生活、陶冶情操、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推动社会全面进步等重要功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交流和沟通,特别是人文交流,是不同文化之间深层次理解的桥梁和纽带,有助于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之间心灵的沟通、精神的和谐、思维方式的相互理解和价值观念的相互尊重。同时,人文社会科学的学者、学生也应该有一定的科学素养,掌握一些自然科学的知识和方法。全球化时代面临的许多问题,诸如资源、能源、粮食、环境保护、疾病等问题的解决方案,都需要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等多学科的支撑。

    大学应成为文化引领的先行者。大学并不排斥通俗文化,但是大学应该有更高的追求。一方面,大学要对通俗文化,特别是同消费主义、娱乐主义相结合的通俗文化进行学理上的建设性的批判;另一方面,要通过对高深文化和高雅文化的追求和传播,对真、善、美、爱的阐释和倡导,创造性地进行文化引领。

    大学应成为大众文化的“防火墙”和“平衡器”,当大众文化趋于低俗时,它提倡高雅文化;当大众文化趋于肤浅时,它追求高深学问;当大众文化趋于功利时,它坚守文化理想;当大众文化趋于平庸时,它号召卓越精神;当大众文化变得浮躁时,它坚持宁静致远;当大众文化趋于激进时,它提醒保守而正确的价值。这样的大学才能成为“社会的良心”,成为文化引领的先行者,成为民族精神的象征,成为人类的文化之光。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对大学本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大学要坚守自身的使命,守护自身的精神,崇尚学术,追求真理,坚持独立思考,坚持学术自由,抵制压力和诱惑。只有这样,大学才能成为德国学者费希特所言“大学即是人类本质之超越有限、生生不息生命的所在”,才能符合“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

(摘自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山东大学国际大学校长论坛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