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院新闻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作者:组织部    发表时间:2015-07-10    浏览量:282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70年前那场决定世界前途命运的伟大胜利,永远铭记在所有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心中。20世纪已经远去,但是70多年前那场席卷世界的战火至今让人刻骨铭心,隐隐作痛。为了不容忘却的记忆,今年我国将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为了让广大师生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开创未来,我馆特为广大读者搜集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中国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如何评价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陕西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等相关资料供全院师生参考学习。以唤起广大师生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避免历史悲剧重演,共同捍卫二战胜利果实,开创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1939年血战中条山:八百壮士宁死不降集体投河

19396月的一个下午,血染残阳,八百名不足20岁的陕西冷娃屹立中条山南绝壁之上,面对日本鬼子的枪炮威逼,他们先跪天,再跪爹娘,立起身来齐吼一声,一头扎下山崖,坠入滚滚黄河……

  这些好男儿出自杨虎城的十七路军。这支流芳百世的军队,以地地道道陕西冷娃为中坚力量,其最早的雏形是怎样的?在民不聊生,军阀混战的年代,其如何发展壮大?曾在战争史上创造过什么样的传奇?杨虎城被囚禁直至后来被杀害,其最后的归宿又是什么?

  800壮士集体投河的这一幕,曾被山里的村民看见了。据说,最后一名跳河的士兵是一位旗手,他的双手紧紧攥着军旗。军旗已经被枪弹撕裂,他仍然双手高擎着。他在跳河前吼了几句秦腔,是《金沙滩》中杨继业的两句:

  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

  好男儿为国家何惧生啊…… 

111日下午,晋南,夕阳夕照中条山。站在山下西姚温村的抗日英纪念碑前,坚实古朴的碑身及背后那绵延不绝的重叠山峦将人笼罩进一片庄严肃穆之中。在纪念碑上一一追寻那些战死疆场的英雄名字,远处,中条山南绝壁之下,黄河水声隐隐入耳,一时间,无数壮烈血战场面在脑海浮现。

 

当他们的单衣薄体顺绝壁飞坠而下时,时间凝固,空气窒息。那安静的生命降落的图景,在黄河水的呜咽声中,形成一幕撞击灵魂的震撼场面,震慑着追逼上山的2000余名日本鬼子,鬼子们曾因大东亚共荣无限膨胀起来的内心突陷空虚,他们的灵魂行将崩溃,他们立在山崖上胆战心惊。

  从地方民团 到西北雄师

  十七路军是从杨虎城组建的蒲城县东乡民团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

  1914年夏收之际,年仅21岁的杨虎城在蒲城孙镇提枪打死了为害一方的恶霸李桢,自此受到官府通缉,被迫领着一帮关中刀客游移渭北平原,专事打富济贫。此后不久,杨虎城力量壮大,受到百姓欢迎,时任孙镇区区长的孙梅臣主动找到杨虎城,希望改编其组织为东乡民团,负责地方治安。杨虎城为求组织迅速发展遂接受孙的好意,双方达成协定:由孙梅臣任东乡民团名义团总,杨虎城任副团总,负实际责任,队伍下辖12个分联,驻扎在东乡一带,由地方供应给养。

  东乡民团自此成为正式地方武装力量。在杨虎城率领下,队伍先后参加了代表当时历史进步的讨袁军护国军靖国军陕北国民军国民军国民革命军,后在杨虎城离冯附蒋不久,即全线投入到长达两年之久的中原军阀混战。

  杨虎城和他的部队在战火中愈战愈勇,迅速发展壮大。长期跟随在杨虎城将军身边的共产党员米暂沉老先生说:正因为他(杨虎城)在内战中为蒋介石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部队在中原大战中又先后扩编为第七军及第十七路军,杨虎城也先后担任了军长和总指挥。

 

 193010月,杨虎城率十七路军击败潼关一线冯玉祥军,进占西安。自此,这只由陕西冷娃为中坚力量的十七路军回驻老家西安,他们保境安民的同时,还积极投身陕西公路、水利等建设事业。记者近日走访了十七路军曾参与建设的西潼铁路、西兰公路,路边一些年迈老人犹记得十七路修路架桥时与附近农民打成一片的情景。

 

   今年4月出版的《军事历史》月刊中有这样的记述:杨虎城从1916年参加反帝斗争以来,历经大小征战14年,终于将他的部队发展到一个强大的军事集团,其拥兵6万余众,使他的部队发展到鼎盛状态。此后他依靠十七路军经略西北,俨然一副地方大员之势。

  宁跳黄河死 不当亡国奴

  西安事变后,从1937年开始,杨虎城被蒋介石囚禁12年,直至1949年被杀害。此间,十七路军遭蒋介石分化缩编为三十八军,直至1938年,在日军已经进占太原的情况下,经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杨虎城老部下)请示,蒋介石始下令其在三十八军基础上组建三十一军团,并立即着三十一军团渡过黄河,布防于山西南部中条山。

  19387月,以3万多名陕西冷娃为核心力量的三十一军团全线开赴中条山,他们在此后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历经惨烈的永济血战六六战役望原会战等,用鲜血和生命挫败日本鬼子10余次扫荡。

  关于这段历史,陕西作家协会理事徐剑铭先生动情描述:从孙蔚如渡河作战之日起,中条山这个在西安鲜为人知的山脉,便一夜之间成了西安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人们知道了它是黄河的屏障,知道了它是陕西乃至大西北的屏障,更知道了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残酷的战争;而这场战争的胜负将直接关系到陕西的安危,古长安的安危;这场战争的侵略者是灭绝人性的日本鬼子,而以血肉之躯与之血战的则是陕西的三万多名英勇不屈的官兵,三万多名骨肉相连的三秦子弟。

 

 其中,在1939年的六六战役中,八百余名士兵被日本鬼子逼上黄河绝壁,无一投降,齐跳黄河壮烈牺牲。多方考证这一历史细节的徐剑铭先生记述:(指牺牲的士兵)是一群孩子,年龄皆在16-18岁之间,入伍不到三个月……他们的刺刀拼杀技术显然不如日军,杀红了眼的陕西冷娃们干脆扔掉枪支,抱住鬼子连踢带咬,咬掉了鬼子的耳朵,戳瞎了鬼子的双眼……在牺牲了200多名年轻的生命后,其余800多人被逼到了黄河岸边180多米的高崖上。

 

   他们面对鬼子的枪口拒绝投降,于是有了文章开头一幕。

  北边是朋友 南边是冤家

  19375月,在蒋介石的重压之下,杨虎城被迫出国,从此与他心爱的十七路军永远分别。

  米暂沉披露,杨虎城在出国之前,他的重要干部都到上海送行。一天晚上,在祁齐路的临时住所,他召集数名重要老部下就部队前途作了最后指示。杨虎城说:我曾想过,毛泽东……相信我们这个部队是主张抗日的。因此,又建立了这一次的合作……我们这个烂摊子,纵然这一次摔了,也摔得值,摔得响!要知道,中国军阀哪一个没失败在蒋介石的手里,我自己缠不下蒋介石,你们更缠不下他,能缠下蒋介石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没有同中共的合作,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杨虎城专门嘱托部下:我们部队的处境,北边是朋友(时部队驻扎在渭北与红军毗连),南边(指西安)是冤家;北边是光明,南边是陷阱。到了蒋介石压迫我们,使我们的存在发生危险时,我们就断然倒向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

  正是因为杨虎城的最后指示,此后中国共产党得以派出大量工作人员对十七路军进行改造。

 

 转为“石油师”

  解放战争打响后不久,这支部队即陆续开始起义,至194984日,二三二师在孙蔚如等人的策动下,随程潜、陈明仁起义,国民党十七路军主力部队基本全部脱离国民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

 

 新中国成立后,该部的一部分于1952年集体转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石油工程第一师,进入千里戈壁,以玉门油矿为起点,先后参加了克拉玛依、柴达木、大庆、胜利、华北等油田的开发,为新中国的石油事业奠定了基础。

  其余部分分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军、第47军等,目前仍有一个团被整建制地保留下来,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集团军的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主力炮兵团。